日行月色-[杨闻宇]

我们村西有一条河,流水清澈,平平的河滩廓大宽展,自远出眺望,浅亮亮的河水仿佛是铺凉在沙滩上的一派银箔,轻轻闪烁。记得订了婚的第二天,她随我涉水过河以后,有意地,稍稍拉开些距离,不即不离,不紧不慢地行走在匀净暄软的沙上。 夕阳衔山,晚烟萦树。河那边农家矮矮的房屋半掩在烟霭里,上下远近静极了。她不上二十岁,刚刚撞破乡下女儿的”壳”儿,正要步入农家姑娘的行列,我斗胆拧过头去,想仔细瞧瞧她。她那儿仿佛早就

- 阅读全文 -